绯颜昏罗帐

屯放【银桂】同人文黑历史处

微博ID:休刊少女绯颜颜

欢迎勾搭(๑º╰╯º๑)

【银桂】问心有愧 (二)

*微博许愿彼岸花的还债产物 可能有车请注意

*架空paro 稍微借鉴了一下星际帝国设定 传统大男子的alpha 银时×不甚传统的 Omega 桂

*脑洞是一个很长的设定,但是简单写一下最想写的片段,三章完结


<一>


<二>

      婚礼结束后,他们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房间由侍从们精心布置,房间的四周都布满鲜花和彩纱,绣着金丝的帷幔垂在了床前,床上摆成一个心形的玫瑰花若隐若现,阳台门大敞着,远处传来海浪翻滚的声音。房间隔音不错,似乎还能听到酒席上宾客欢呼和打闹的声音。

 

      桂将头纱脱了下来,然后看着银时拨打着服务电话让侍从送餐上来。银时发现了桂在看他,用手捂住了话筒,便道:“刚才没吃什么,你要来点什么吗?”桂这才想起来刚才宴席上两人没有吃点什么,点点头,“好啊。”

 

      银时松开了话筒,“两份牛排。”然后挂断了电话。桂看了看自己婚服那累赘的纱摆,解开了上衣的两粒扣子,假装轻松的说:“我先去洗个澡。”

 

      像是躲避什么,桂这个澡洗得有点久。打开门时候水蒸气争先恐后地涌出来,被浴室里的热浪蒸得有点迷迷糊糊的桂找水喝清醒一下脑子,却碰到了已经把军礼服换下来穿着便服的银时。坂田准将坐在餐桌后面不知道读什么,但是看到上面隐隐约约的军徽大概是军情报告这类东西。在他面前摆着煎得略带生的牛排和金黄的煎蛋。听到了开门的声音,银时应声抬头,把情报文件盖起来,露出赤红的眼睛,有礼貌地问,“桂,怎么了?”

 

       桂愣了一愣,随即摇摇头,“没什么。”然后一头扎进冰箱里找冰水。

 

     “喝完就来吃吧?五分熟牛排,可以吗?”

 

      桂点点头,突然为了刚才在酒席上没有邀请坂本辰马和高杉晋助过来打牌的失策感到痛心。现在只有他一个人硬着头皮去面对这个全然陌生的银时。

 

       对,坂田银时是桂小太郎二十多年的青梅竹马,他俩应该是熟稔到对方小时候尿过几次床因为闯祸被父母责罚过多少次都记得清清楚楚。但是在七八天前,银时发生了车祸,脸被挡风玻璃划伤,头部受了猛烈的撞击,银时丧失了所有记忆。

 

      车祸的罪魁祸首,就是桂小太郎自己。

 

       以前他跟银时、高杉、辰马在私人会馆里胡天海地的时候,银时曾经不止一次说过自己的梦想,虽然明知道他们自己的婚配往往都是身不由己,但是凭借着自己帅气的脸蛋和超强的实力,能娶到一个腰软胸大的Omega贵族小姐不在话下。

 

       溺死在贵族小姐的欧派里面,真的超棒啊。印象中,银时一边喝着酒一边笑着说道。

 

       当时聚会乱成一团,桂不记得自己为了占嘴皮子便宜回应了银时了什么,但是看着银时、高杉和辰马打成一团的时候,就由衷地羡慕他们。他们都是万里挑一的alpha,银时和高杉都是军部世家的子弟,早早地就进入了军部机要部门去镀金,坂本辰马虽说不是贵族出身,但是他家财阀生意越做越大,对帝国的经济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没有人敢小看他。

 

       对于alpha,帝国并没有什么规矩束缚着他们。并不像桂,前半段人生需要靠着父亲偷偷改掉性别让他能够跟其他性别的人一样接受教育,后半段人生则需要家庭里丈夫的恩赐才能出来跟社会正常的交际。这种名义为保护Omega实质是圈禁物资化Omega的条例在帝国太根深蒂固了,桂无法也无力去对抗这种条例。父亲隐瞒自己性别的事东窗事发后,桂偷偷地找过银时,鼓起勇气去问过他。

 

     “银时,你愿意跟我结婚吗?”

 

       那时候银时是拒绝了的,理由是“没有办法为了这种事情跟自己认识那么多年的兄弟成为伴侣”。桂那时也没有责怪银时,他也非常理解银时的处境比作是他,自己的多年兄弟竟然成为了自己的另外一半还要为自己生儿育女想想就毛骨悚然。可是,桂家里的长辈听到银时也是配型的范围内后欣喜若狂,帝国唯三上将之一的吉田松阳的养子,手握帝国象征之一的独立兵团,被联邦又惊又恐誉为白夜叉的男人。如果搭上了这层关系,本来在元老院地位就不高的桂家就多了点分量。可是,银时就是不愿意跟自己结婚,甚至开车连夜跑回军营,在回去的路途中发生了车祸。

 

       车祸之后,银时就被送进了军部所属的疗养院医治。桂家的长辈听见之后,派了个人带着桂过来看望他,美名其曰看望朋友。

 

      来到疗养院银时的房间,银时坐在床边,本来好看的脸竟然多了一条骇人的伤疤,绷带缠着头上把原来乱蓬蓬的银卷毛变得更加蓬松。桂把慰问礼和鲜花放下,走到银时身边,忍住了上去摸银时头发的欲望,“银…银时,你好点了吗?”

 

      银时不动声色地看着他。

 

       桂斟酌一下,“抱歉……银时,我没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如果你真的不愿意,我就跟家里说我们……”

 

       银时打断了他,“听说,你是我的未婚夫?”他笑眯眯地拉着桂的手,“抱歉,我什么都忘记了。”

 

       银时于是凑过来吻他,赤红的眼睛躲在了雪白的睫毛后面,然后用胳膊把桂一搂,按倒在病床上。“我现在什么都忘记了,你不能不要我。”银时说这话的时候可怜巴巴的,像一只向主人撒娇的萨摩耶。桂心里一阵愧疚又一阵委屈,本来想推开他,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银时的信息素暴涨,散发出一种浓烈又霸道的气味,他实在没法抗拒alpha信息素诱惑,于是被对方剥去外套,压在身下。

 

      桂被银时的信息素弄得头昏脑涨,手脚发软,迷迷糊糊中感觉到银时在亲他的嘴角,一边亲一边说,“我们找个时间,结婚吧?”

 

      听到了银时小心翼翼的询问,桂觉得喉咙处又涩又痛,过了半晌他才听到了自己回应的声音——

 

   “嗯。”

 

— tbc —

还有一章完结!


评论(12)
热度(55)

© 绯颜昏罗帐 | Powered by LOFTER